經濟

我们对制订人和投资者提出下述的经济模式。

     我们想创造1 000 000 000 IViN Token 代币。代笔的数量是固定的。这个事实由发行代币的基本技术数据确定。根据用户数量的增加和代币价格的增长,在我们的电子平台上每个IViN Token可以 划分。现在我们有下列代笔分配制度:

第一阶段PreSale 。一共有100 000 000代币,各种投资者能买代币,在这个时期中代币有七折,在第一阶段中获得的钱我们要投入我们应用程序的广告。

第二阶段ICO 。一共有300 000 000 代币,各种投资者能卖代币,一个 代币的价格是0.1$..获得的钱使进行我们应用程序的推出。积极的广告引起大多数新用户的注意。

第三阶段,如果新的用户完成一定行为(请别的用户使用这个应用程序,登载内容,参加IViN的活动等等)我们想奖励这样的的用户。为了奖励这样的的用户我们准备200 000 000 红利代币。. 个用户能获得红利代币的数量不太多,因为普通用户代币的数量比第一阶段的投资者少,也比第二阶段的投资者少。根据我们的分析红利代币能把10 000 000 用户引导我们的应用程序。根据分析如果我们应用程序的用户数量达到10 000 000年度交易额达到100 000 000 USD。算计我们代币的价格时我们以这个分析数据为基础。红利的代币用户能花在电子平台内的服务比例说:花在有特权的帐户,多媒体的订阅,帐户的样式等等。用户不能把红利代币换成别的货币,用户不能引出红利代币。

 

第三阶段二阶段后的400 000 000 中,正式推出应用程序后我们想把100 000 000 分配开发组间的成员。100 000 000 代币花在市场营销和外顾问的服务。这是开发组的一个刺激因素,因为代笔价格越高开发组成员的收入越大。

200 000 000 代币是我们的储备,我们想使用这些代币为保持代币在交易所上的实现能力并减低下述代币的需求。

推出测试版本后我们添加我们的代币到交易所(我们列入我们的代币到基本加密货币交易所)这个行为的目标是以交易所的公开机制为创造代币的价格,不受开发组或大投资者的影响。我们明白首先在交易所上我们代币的价格能降低,但是我们准备好了并想这是一个正常的情况。根据我们的经验,这是市场对每个新产品的正常反应。 用户越好理解我们的产品代币的价格月高提升。

在发行有固定的数量的代币条件下,我们要创造提升代币需求的前提然后代币价格才能增大。为完成这个方针要进行下列活动:

  1. 应用内的服务(用户之间的买卖活动)只能被法定货币或代币付款在应用内不能使用别的加密货币。这个原则不仅促进完成好双方之间的交易义务而且提升代币的需求。
  2. 第二。 如果购买时用户使用代币他受折扣(如果购买时用户使用法定货币他不受受折扣).为小款额这个折扣可成不管主要的,但是为中大款额(比例说广告服务)这个折扣是极重要的节约。比例说:一个客户想被代币付款在应用内的广告,他能受八五折。即使他使用应用内的交换器并付款交换费,这个广告的价格成便宜一点儿。

IViN 内的经济以市场经济的原则为基础。在电子贸易平台是各使用者自己地确定他的服务价格,开发组对代币价格的提升有利益。代币的价格被交易所形成,因为代币对法定货币和代币对其他加密货币的拍卖确定代币的价格最后结果代币受不断的需求,根据用户数量的增加需求随着提升因为代币的价格不断提升,不管第一二阶的段投资者部分想卖他们的代币部分。开发组总是具有代币的一定部分,开发组决定怎么使用这个款额,开发组能储蓄代币同时创造代币的缺乏,或者开发组在交易所出售这些代币为吸引新的钱。说这样我们具有控制free float 代币的手段。在行地使用时这个手段能提升一点儿代币的行价